扶山吹

暗戳戳@Dasiv 萨摩太太

这里是一枚手作娘
今天给发带拍照的时候
手贱把发带戴在了大哥头上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仿佛阿诚哥都不忍直视的画风
有一种魔性的萌感
是打算笑死我拿我的遗产交党费吗哈哈哈哈

囤文之前的脑洞分享

开始囤文啦,2018再和怜怜花花相见吧~分享一个脑洞,希望不要被打脸打得太惨。

脑洞源自于第1章的“神武道惊鸿一瞥,一念桥遇魔逢仙”。这是怜怜第一次飞升的起因,同时是两个重要人物的初次登场:花城和君吾。那么,和君吾(仙)相提并论的魔是谁呢?合理推测,魔就是白无相。

一念桥,堕魔飞仙皆在一念之间。怜怜在此和白无相打了一架,然后得到了君吾到欣赏,当晚就飞升了。这一念是仙道。但是不要忘了白无相的三个问题:“此间何间?此身何人?为之奈何?”

JJ评论区忘川大大有一个很精妙的对身份推理,即乌庸太子=白无相。乌庸太子在火山爆发之前阻止了国人对外扩张,试图造通天桥引渡国人,失败后为国人所厌弃,化身为绝。这就是我脑洞的前提。

很多大大分析过怜怜和白无相命运的相似性。两人便如同镜子的里外,相互映射。那么根据这个逻辑,乌庸太子一朝堕下神坛,基于国人的怨念修成恶鬼。那么,国破之后被毁掉八千宫冠信徒尽失的怜怜是否有过动摇呢?如果有,那么郎萤患人面疫并献身白无相、白无相把哭笑面具扣在怜怜脸上、怜怜问花花有没有在之前见过他、怜怜说他不是花花想象中的那种人……这一切都有了合理解释。

另一个基本确定的身份是生老病死四山怪=乌庸太子四护法=仙乐四国师。那么他们对前太子白无相是什么态度呢?根据镜面反射原理,类比怜怜身边的风信、慕情,推测自乌庸太子堕神之后,他们就不再和白无相站在同一阵营了。结合163章的内容,他们的目标是阻止白无相破铜炉出世,而阻止白无相的人选正是怜怜。

怨恨是一种力量。白无相正是借乌庸灭国之怨修炼为绝,借永安人之恨传播人面疫。而怜怜飞升之前,国师教导他“人上为人,人下为人”,正是希望他能够谨守本心,不重蹈乌庸太子之覆辙。怜怜的确走了一条不同的路。

但是当怜怜身处铜炉山,身负咒枷,没有外力可依凭,却听得懂巨鼠口中的人言,感受得到乌庸国人浓重的苦痛与怨念。白无相正是以此引诱怜怜和他走上同一条路。可是论修鬼道,怜怜怎么可能是白无相的对手?怜怜必不会自杀成绝。若能看破怨情坚守本心,何尝不是仙道?这才是他能战胜白无相走出铜炉山的法门吧。

“此间何间?”一夕之间为万人厌弃,于白无相而言,人间是无间;于谢怜而言,无间亦是人间。

“此身何人?”白无相化身为绝,谢怜飞升成神。

“为之奈何?”一念之间。